????一月时间转瞬即逝,维护期间胡汉三和秦天并没有闲着,而是马不停蹄席卷北疆。由于魏国太子梁同主力离去,过程出奇顺利。短短五天时间,就席卷了北疆的各个角落。仅此一战天下震惊,林子墨的大名在周边国度传扬开来。与之相伴的是大江蛟龙宫出世,各国一边排查自家镇国大阵的同时,也把目光纷纷看向楚国北疆。

????楚皇已经下旨,册封武当弟子、秦城之主、恶蛟寨主林子墨为北君,永镇大江以北的楚国疆域,同时坐拥恶蛟以及秦城。从面积来看其疆域已经盖过寿春,一跃而成楚国第一大封君。当然这些疆域、人口转化为实力,还需要一定的时间。作为以前名不见传的人,突然受到这样的赏赐,不管放在哪一国都感觉有些荒诞。

????可偏偏楚国就这么做了,作为天下疆域最庞大以及广袤的南方大国,这样做的深意其实也不言自明。究其原因是对武当所统率的江湖势力试探,把大江蛟龙宫这个烫手的山芋,连同广袤疆域一起丢给武当掌门弟子。背地里的算计,难以简简单单用两句话概括。秦天站在上蔡城的城楼上,目光有些复杂。

????北君、掌管楚国大江以北的广袤疆域,身为封君是一地的主人。多少人削尖了脑袋,也没有办法爬到如此高的位置。可偏偏却砸到了城主的头上,呈几何时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梦,只是梦醒了疼的撕心裂肺。有些人一出世就站在了无数人的终点,有些人就算拼搏一生也难以看到前方的背影。毫无疑问自己是后者,城主是前者。

????武当是璀璨的光环,笼罩在城主的头上。就算这一次受封北君,也充满了对武当的算计。疆域辽阔的北疆之主,不过是大人物的博弈而已。城主要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能成为楚国封君第一大势力。只是他是江湖人,和封君们注定走不到一起。

????“恭喜城主,刚刚收到消息,陛下已经下旨册封城主为北君。使者正带着旨意一路疾驰,预计半月后能抵达上蔡。”

????“北君?”

????林子默的声音有些轻,如果换成以前自己会欢呼雀跃。可当看到一锄头下去的后果,却又陷入到迟疑中。人总是会成长的,面对广袤的北疆以及大江蛟龙宫,无疑让人感受到沉重的压力。

????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?去他个鸟的成长。游历江湖风也好雨也罢都谁他去吧!。什么城主,什么散人俱乐部盟主,这些都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。我只想快快乐乐的闯荡江湖,偶尔做些侠之大者的事情而已。

????我从今往后只有一个身份,那就是武当林子墨。

????念头通达目光看向站在身边的秦天,嘴角微微上扬,再次使用甩锅大法。人各有志眼前这位,不就是最好的背锅侠吗?秦天加胡汉三的组合,堪称完美。

????“国内各大势力以及诸国已经派遣使者,正在往上菜而来。它们名为庆贺,其实是打着庆贺的名号窥视北君以及武当、楚国的实力。如果放任大江蛟龙宫,楚国各处疆域都会遍布战火。”

????“恩!大江蛟龙宫是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,你只管和胡汉三一同处理好北疆即可。至于其它的,全部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????“城主的意思是?”

????秦天有不详的预感,但却说不上来。受封仪式很重要,大江蛟龙宫也很重要。当两件事情摆在一起的时候,身为心腹是不是要……

????不想了,在想下去自己都要被绕进去了。

????“大江蛟龙宫降临,蛟龙肆虐以成为定局,我身为北君。应该肩负责任,想办法解决大江蛟龙宫之事还大江太平。也许这一路凶险重重,但身为北君,这不是我停滞不前的理由。秦天、你愿意帮我吗?”

????“城主大德,属下愿死而后已。至于北疆有臣等操持,可不必挂念。”

????“好、你我同心同德何愁北疆不兴。”

????林子墨心中大喜,江湖、我林某人又来了。转身往城楼下走去,心里喜滋滋的。视权位如草芥,做到这一步也是没谁了。

????“嗷呜……”

????狼嚎声响起,小狼驮着林子墨扬长而去。心中枷锁尽去,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。换个角度看问题,责任和自由其实并不冲突。

????把对应的人放在对应的位子上,本身就是最大负责任的表现。不管这套理论怎么样,反正心情是好不少。风风雨雨随他去,我自江湖任意游。

????大不了垂拱而治呗。

????李世民不也是垂拱而治,最后弄出来了一个贞观之治。作为玩家能看到简略的属性,以及不用担忧忠诚问题,如果还弄不出垂拱而治的局面,那就真的是浪费了手中的好牌。

????至于散人俱乐部,基本盘在天际中。只要天际不乱,别说还有法律,就算没有法律制约。俱乐部的老大地位,也不可能易主。对这些问题,林子墨看的很通透。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,在闯荡江湖中,一点点驯服鹤嘴锄,让它成为自己能真正能掌控的力量。

????打打杀杀做什么?我们一致对外,抵抗外敌不是更好吗?

????“寨主在什么地方?”

????胡汉三急匆匆走来,看到的是孤零零的秦天,心中有些茫然。自己接到消息,寨主不是在此地,为什么会突然不见踪迹?难道他又走了吗?话说为什么要加个又字?

????“和你想的一样,城主走了。”

????“糊涂啊,封君大典如此盛大的事情,怎么能少的了寨主。如果到时候钦差以及各国使者问起来,你我怎么交代?就算有天大的事情,难道连这几天都等不了?你想过没有,到时候应该怎么办?”

????“这?”

????秦天也反应了过来,心中略微有些烦闷。好像在不知不觉中,自己又被城主忽悠了。不过为什么这种感觉如此之好?遇见一位敢于放权的主公,难道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吗?

????“城主、不,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喊君上。君上是有大格局的人,不应该被局限在这些琐事中。身为臣子要做的不是抱怨,而是为君分忧。”

????说完转身往城楼下走去。

????看着离去的背影,胡汉三一阵默然。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