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有人生恐,有人暗自高兴。

????生恐的大部分是平民百姓,他们担心:“如果没有夏小将军,我们还能睡个安稳觉吗?”

????“是啊,听说别的地方,总会被突厥人烧杀抢夺,只有我们翼州府少发生这种事。”

????“谁说不是呢?”路人乙道:“我听说,那个新皇派来接印的人,以前就是小将军的部下,他凭什么能接小将军的印啊。”

????……

????暗自高兴的当然是夏家的对头,或是利益被压制的世家等人。

????麻敏儿愁怅的问:“夫子,夏家能逃过新皇这一劫吗?”

????“那就得问你未来夫婿了。”

????“可是皇权至上,夏臻打赢了,后面会怎么样呢?”

????江风逸笑笑:“强者永远都有主动权。”

????青州府与襄州府交接的地方,晋王又挡住了突厥联盟,战事又告一段落,并且控制了襄州府一小半县衙,达到了军杆子里出大米。

????“子离,夏仕雍还是很识趣的,没给粮食,给了银子。”晋王心情不错。

????刘载离勾嘴一笑,“他知道要是不给,你会带着两个州府的军事力量去讨伐。”

????刘子澄道:“跟姓邵的已经打了大半个月了,没想到姓邵的竟有两下子。”

????“姓邵的或许有两下子,但夏臻三面受敌也是事实。”

????襄州兴谷县城,凌夫人正在女儿身边,和她一起打理将军府里的家事,面前站了几十个下人,那趾高气昂的样子别提了。

????“你们这些下贱坯子,整日里给我偷奸耍滑,不要以为将军不在家,你们就无法无天了,我告诉你们,将军临走时,让我儿当家主母,你们就得听着,不要欺她年轻不懂事,就以为好糊弄了,我告诉你们不可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