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如影忍俊不禁的掩嘴笑了“小米,你这实话我也有体会,不过我呢,我跟你不一样,我可不会故意表现大方,我该怀疑,该问的,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,我觉得夫妻间要坦诚一点才好,哪怕是吵架,也是在解决误会,全憋在肚子里不说的话,久而久之,不仅问题没解决,反而让彼此更加疏远,我以前就是这样,好强,什么都烂在肚子里,宁死不妥协,天天跟刺猬似的生活,婚姻弄的塌糊涂,这次又跟他复婚之后,我开始试着改变自已,也同样因为个性问题做过错的决定,但每一次平息之后,我会自我反醒,知道自已哪里错了,才能及时改正,我觉得,夫妻间要做到百分百的信任很难,坦白要容易的多,你要是不喜欢你老公身边的女人,你就跟他说你非常不喜欢,看他怎么说,怎么处理喽”。

“哇,如影,你现在思想觉悟好高,是不是这段时间跟老公甜甜蜜蜜的?”小米笑嘻嘻问道。

“呵呵,,还可以吧,比之前好多了,自从我不在总是纠结于他有没有可能跟他的秘书上床这事之后,我一下子把自已给解放了,当然这其中的功劳也有你小米在医院对我说的那一番话,小米,你上次觉悟那么高,老公去出差你也不怕他出轨,这次怎么忽然变的紧张起来了?发现他不忠的迹象了?”祈如影猜想道。

小米跨着一张小脸,说道“我在他西装口袋里发现一个盒子,我以为是送给我的,正开心的紧,你猜怎么着,他没送我也就算了,第二天跑到他下面的女经理身上去了,你说说,换成你会不会怀疑他们有一腿,换成你怎么做?”。

“换成我,第一,我会怀疑他们有一腿,这个时侯说无条件相信,都是屁话,有这么明显的证据,还说不怀疑的女人,要么傻,要么呆,要么自欺欺人,第二,你有没有想过这女经理,会不会故意买条跟你老公一模一样的东西戴着,让你们引起误会,这也不是没可能的,我就经历过,所以最最关键是第三,你现在肯定这心七上八下的吧,告诉你,直接去问清楚是最好的办法,你别觉得自已怀着身孕斗不过小三,恰恰是你怀着孩子,你才是最有优势,男人有可能不要自已的孩子么,你要是不想闹僵,可万一这东西真是你老公送的,你就说,犒赏员工是应该的,但下不为例,给他点警告,有范吧”祈如影说起斗小三,这经验是一套一套的,足可以编成一部史诗!

“你经验好丰富,嗯,说的好,值得借鉴,等会我就上我老公那里去,我心里还正苦恼着这事呢,谢谢你指点迷津,如影,从你我身上,我得出一个结论,幸福的时侯,以为所有的噩运都不会降临到自已的身上,你现在正幸福着,所以对你老公突然就信任有加了吧,可哪一天,你发现他脖子上多了一个口红印,那些高尚的,大度的思想统统归零”小米嘟着嘴说道。

“完全同意!要我说,就该为男人打造一条忠诚内裤,足了家里的老婆知道密码之外,谁都别想动”祈如影开玩笑的说道。

“哈哈,,,,”小米大笑“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”。

二个女人一路走一路聊,把烦心事,开心事一吐为快,心情也随之变的很轻松,她们也算是同一阵线上的战友了。

看似有点远的路,不一会就到了。

“这里是踪合型批发市场,童装在那边,来,跟我来”小米拉着她,在市场里看似轻车熟路的东拐西拐。

“你经常来这里么,我看你挺熟悉的”祈如影说道。

“没有啊,我就乱走,冲那个方向拐总是没错的嘛”小米就是天生这个做比想要快的人。

祈如影再一次汗颜!这都什么逻辑啊,好在,这地球是圆的,也让她拐到童装批发那个区域了,那里婴幼儿的东西都有卖,价格也很便宜,比店里卖的要便宜好多。

可就是缺乏那么一点设计感,她们一家一家的看过来,小米买了不少的东西,她觉得这也好那也好,可祈如影的眼光太挑剔了,没几样看的上眼的。

“我听我妈说,这孩子的衣服只要是全棉舒服就好,如影,一看你就知道从小生活在富裕的家庭里,你看你,这也看不上,那也看不上的,我都买了这么多”小米挥了挥袋子。

“我也奇怪了,看你是做宾利来的,你老公应该也是很有钱的吧,你干嘛要这么省”祈如影实在是不解。

“他是有钱,不过我从小是跟妈妈二个人卖菜长大的,这明明花100就能买到的东西,干嘛非花1000,我一看贵死人东西,就觉得买了就是上当,你看我这么一大堆东西才700不到,要是换在百货公司,估计一件都买不到”。

祈如影微笑,她还是不太能体会这种感觉,跟成长环境都是有关系的吧,要是告诉小米自已以前花钱有多奢侈,估计会被骂成败家女。

逛了一上午,她们都累了,小米请祈如影下面的小店吃麻辣烫,这辣辣的口感倒是合祈如影的口味,不过也不能吃太多,偶尔一次应该也没关系。

休息够了,小米带着她往商场后街走,那里还挺幽静的,没有市场那么热闹。

小米把祈如影拉进一家店里,门口放置男女光身子的照片,祈如影立刻就知道这是什么店里“你这丫头,还真要买啊”。

“有备无患!来都来了,当然要来看一看啦,你自然点,别让老板看出来我们是第一次来”小米兴奋拉着他走进去。

老板一看有客人来,还是二个准孕妇,一点也不惊讶,热情的借绍起来“二位肯定是买给老公用的吧,我给你们借绍几款好的”。

祈如影脸一红,眼睛不知该往店里哪里放好,这店里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惊心动魄的,她只能把眼睛往门外瞄,此时,正有一个女人走来,咦,这女人很眼熟。

突然,她的眼睛一阵的张大,是秦小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