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再说软青竹带着各宗修士乌央央的赶往苍山福地各处,只半天的时间,就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了天邙山的残余势力,又接收了灵符洞天以及锦绣坊两个纳降的宗门,之后再将麾下修士分做数股,放出去横扫众多零星的据点。

????不过因为是替乙阙门在办事,所以不敢多造杀戮,怕引来陈景云与纪烟岚的不喜,阮青竹又念及胖禅师当日的传讯之情,在与随后赶过来的段星河商议后,便将慈航禅院放在了最后。

????当被遣出的各宗势力纷纷汇合之后,阮青竹与段星河心知再不能拖延,只得带着众修赶往慈航禅院,不过心里却在期盼那些守山的僧人在得到消息之后已经逃离,否则在己方修士的攻杀之下,伤亡怕是免不了的。

????“哼哼!你慈航禅院也有今天!”

????“原本福地之中的两大巨头之一呀!嘿嘿!”

????“可叹形势比人强,不想自己今日竟会......唉——!”

????庞大的队伍之中,咬牙切齿者有之、兴奋莫名者有之、黯然叹息者亦有之,众修神情不一,如此又赶了个把时辰的路,慈航禅院所在的净空山终于在望。

????庄严佛土、林静风轻,可惜已经再无往日的禅唱声,黄昏夕照之下,半山金光罩顶、半山幽暗如狱,目之所及既为阴阳两界、心映照处景致各不相同。

????驻足片刻,阮青竹喟叹一声,与段星河对视一眼,二人便要联手破去净空山上的护山佛光,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慈航禅院的守山大阵还不是这些结丹境和筑基境的修士能够攻破的。

????不过不等二人动手,西北方向霞光处却忽地涌来众多金色遁光,紧接着的就是一道元婴境修者的恢弘神念降临。

????“两位小友且慢动手!”

????听了神念之中传来的这句话,阮青竹与段星河心中不由翻起滔天巨浪,不垢和尚的声音二人自然识得,于是不约而同的在心中打鼓道:

????“难道万兽山的战事竟是以乙阙门的失败而告终?否则不垢和尚如何能够带人回来驰援?”如此想着,已经各自运转灵力戒备,静待佛门众修的到来。

????而跟在阮青竹与段星河身后的修士队伍中则开始起了骚动,有几个心思机敏的宗主已经开始吩咐门人弟子结成防守法阵。

????就在那片金色遁光将要临近禅净山时,忽地有一人御驶剑光自金光里电射而出,直奔众修这边!众修定睛细看,却见来人大家还都相熟,正是乙阙门那位最善交际的凌长老。

????一见御剑之人是他,就连阮青竹和段星河都跟着一头雾水,想不明白内中关节。

????“哈哈哈!二位前辈、诸位道友!万兽山之战已了,葛宵与万年青还有佘剑尊三人命丧我家太上长老之手!除慈航禅院之外,其余两宗修士尽皆束手!”

????凌长老方一驻足,便大笑着高声开口,眼中、脸上全是喜色。

????“哄!”的一声躁动传出,阮青竹与段星河身后的修士队伍里当即乱成了一锅粥,在听了这个消息之后,众人的第一个反应都是不可置信!

????也是,就连两位元婴修士听闻此言也是一呆,其他人又何能例外?阮青竹与段星河虽然深信此战乙阙门会大获全胜,但却绝没想到两方竟会在半日之内就分出胜负。

????“凌昂,万兽山一战情形到底怎样?乙阙门战损几何?烟岚剑尊与闲云武尊又因何会对慈航禅院网开一面?”

????随着阮青竹连珠炮一样的发问,原本嘈杂的队伍瞬间安静下来,众人都把耳朵伸的老长,等着这名唤作凌昂的乙阙门长老的解说。

????凌昂见问,面上不由露出得色,将手一捋长髯,便将万兽山一战的大致情形讲了出来。

????跟着凌昂故作平淡的讲述,众人好似身临其境,却也越听越惊,不少人已经开始手脚发凉、额头见汗,就连阮青竹与段星河这两位元婴修者,在听了葛宵、万年青与佘剑尊身陨的过程之后也都心神巨震、不能自持。

????“......此一战,我乙阙门修士除了几个弟子大意受伤之外、并无一人折损,至于为什么会放慈航禅院一马,却是因为当年不垢大师曾与我家剑尊有恩......”

????“什么?竟然只是伤了几人、并无一人折损?这也太......”

????“禁声!这话你也敢说?难道你是在盼着乙阙门弟子有人殒命不成?”

????“不想烟岚剑尊与不垢禅师竟然有此渊源,若是胖禅师有他师兄一半的慈悲心,又何至于身死道消最后连累了如此多的宗门?”

????......

????凌长老一口气将事情的始末说完,不觉有些口干舌燥,不理众人的小声议论,执起腰间的酒葫芦便大灌了几口,心中的痛快之意已经快要溢出胸膛!

????随着不垢和尚带着门下弟子黯然归宗,软青竹与段星河皆在心底松了口气,慈航禅院虽然元气大伤,但是终究因着不垢和尚当年的慈悲之举,得以保存了下来。

????说来令人唏嘘,胖禅师与不垢和尚本是同门师兄弟,却一个心怀鬼蜮险至宗门覆灭,最后凭着另一人的慈悲心才化解了危机,一饮一啄,正如此时禅净山上的景象——半山阴暗沉寂、半山金光普照。

????慈航禅院此后封山百年,却也因此躲过了另一场灭顶之灾,此事按下不表。

????经此一役,苍山福地中的格局彻底改变,剑煌山一脉一家独大已成定局,随着大把的灵石、资源分派出去,其余大小宗门欢喜之余也都暗中松了口气。

????“原来乙阙门还是那个骄傲到极致的乙阙门,有这颗大树罩在头上,虽然压抑了些,却也再不必惧怕外界的风吹雨打了。”这已经是苍山福地修士心中普遍的想法。

????再说咱么陈观主,随着此处事了,观主大人早已是归心似箭,耐着性子在各宗修士前面露了个脸、笑吟吟挨个看了各宗宗主几眼,直把人家看得心中发毛、两股颤颤方才罢休,之后便以自己在此战中有所感悟为由,对外宣布闭关。

????......

????目送着陈景云踏罡离去时的英挺背影,纪烟岚的心头不禁涌起一股怅然若失之感,静立良久,才转身看了温易安一眼,说道:

????“易安,我乙阙门自祖师开派以来,便从未有过这等机遇,历代人杰苦苦追求而不可得的,却在你我手中变的可以轻易实现,此番成就得之不易,需得珍惜。”

????见温易安躬身受教,纪烟岚满意的点了点头,思量了一下之后,又道:“你如今也有了元婴境的修为,师姑我又动了云游之念,是以门中之事也该由你一力承担了。”

????温易安闻言一愣,之后苦笑道:“师姑,这话不用您说了,昨日师侄已经被闲云师叔臭骂了一顿,说我是个只会吃奶的瓜娃子、什么事都靠大人,若是再以宗门之事牵绊与您,最终定会毁了您的道行!是以侄儿再不敢对您强留了。”言罢目露歉疚之色。

????此言一出,这下却换作纪烟岚呆立当场,温易安见师姑自顾自的喃喃自语,于是不敢再留,施展身法悄然离去。

????“梦里烟波叹秋水,不想今日终遇知音......”